曾道人期期18码中|曾道人内部玄机加大版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知之匯>知之案例

羅奎與永康市興宇五金制造廠、浙江司貝寧工貿有限公司侵害外觀設計專利權糾紛案
---2018年浙江法院十大知識產權案件備選
來源:省高院發布日期:2019-04-02瀏覽次數:字號:[ ]

【裁判要旨】

朋友圈主要系用于好友間信息交流的社交平臺,具有一定的私密性,并且從技術上來說,用戶可以隨時改變朋友圈的可見范圍和時間且不留痕跡,因此一般而言,在朋友圈發布信息尚不足以不構成專利法意義上的公開。但是,隨著朋友圈功能用途的不斷擴展,有些朋友圈已成為展示和銷售產品的重要途徑。如果在案證據能夠證明所涉朋友圈系用于產品營銷,拒絕他人添加好友和限定公開范圍的可能性很低的,仍然可以認定相關信息已構成專利法意義上的公開。

?

【推薦理由】

對于微信朋友圈中的公開是否屬于專利法意義上的公開,微信朋友圈中的信息能否作為現有技術或現有設計抗辯的比對依據,目前各地法院及專利復審委的態度并不一致。本案宣判后,也出現了一些爭論。本案判決明確闡述了對于微信朋友圈中的公開是否屬于專利法意義上的公開這一問題,應當區分個案具體情形加以認定,即根據案件事實及相關證據判斷涉案朋友圈的內容是否“為公眾所知”。與一刀切地認為朋友圈公開并非專利法公開的觀點相比,上述觀點更符合客觀實際,也能夠遏制將他人在先技術或設計申請為專利的不當行為。

?

【案例索引】

一審: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17)浙01民初1795號

二審: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2018)浙民終551號

?

【案情介紹】

羅奎是專利號為ZL201630247806.0,名稱為“門花(鑄鋁藝術-2)”的外觀設計專利權人,其以永康市興宇五金制造廠(以下簡稱興宇廠)、浙江司貝寧工貿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司貝寧公司)制造、銷售、許諾銷售的產品侵害其涉案專利權為由提起訴訟,請求法院判令兩被告:1.停止侵害其外觀設計專利權,包括停止制造、銷售、許諾銷售侵權產品,并銷毀庫存侵權產品和用于生產侵權產品的專用設備、模具;2.共同賠償經濟損失(含合理費用)5萬元;3.承擔本案訴訟費用。興宇廠、司貝寧公司以案外人微信朋友圈中發布的門花圖片作為依據提出現有設計抗辯。

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被訴侵權設計與授權外觀設計間雖然存在區別,但均屬細節上的差異,除上述區別外,二者在其他方面均為基本一致。以本領域一般消費者的知識水平和認知能力來看,二者在整體視覺效果上無實質性差異。故應認定被訴侵權設計與授權外觀設計構成近似。興宇廠和司貝寧公司以微信朋友圈中發布的內容作為依據提出現有設計抗辯,對此,該院認為,首先,微信朋友圈并不是一種具有高度私密性的社交媒體,相反卻具有較強的開放性。微信用戶對于發布在朋友圈的內容在主觀目的上也是為了公開與共享,而非隱藏與保密。就微信朋友圈中發布的內容而言,確實存在“僅好友可見”“所有人可見”等情形,甚至對于好友也可設置為不可見。但即使微信用戶將其朋友圈權限設置為僅對部分好友可見,該部分好友對該微信用戶的朋友圈內容并不負有保密義務,而是可以提供給他人查看,或進行下載、轉發或用于其他公開用途。對于尚未成為特定微信用戶好友的普通社會公眾而言,也均存在將其添加為好友進而可獲知其朋友圈內容的可能性;甚至有部分微信用戶可能會允許任何人將其添加為好友,使得其朋友圈內容實際上處于對任何微信用戶開放的狀態。由此可見,發布在朋友圈的內容存在被不特定公眾所知的可能。其次,在涉案的朋友圈中,其發布者的微信昵稱為“金金鑄鋁門花羅玲182****1998”,個性簽名內容為“精品鑄鋁門花,追求藝術品味。歡迎選購,搶購電話182****1998”。可見,該微信用戶系通過微信朋友圈推銷其產品,朋友圈中所發布的產品已經在售,公眾已經可以購買并使用。作為門花的設計,一旦公開銷售或使用即已經為不特定公眾所知。因而,結合涉案朋友圈發布的時間早于涉案專利申請日的事實,該院認為其中內容可以作為現有設計抗辯的依據。經比對,羅奎認可被訴侵權設計與前述朋友圈中發布的圖片所載設計構成近似。該院經審查后認為被訴侵權設計與現有設計無實質性差異,興宇廠和司貝寧公司所作現有設計抗辯成立,羅奎的訴訟請求應當予以駁回。

綜上,該院遂于2018年5月21日判決:駁回羅奎的全部訴訟請求。

羅奎不服,向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

二審中,羅奎提交了專利復審委員會2018年7月12日就司貝寧公司申請宣告涉案專利無效案所作出的第36544號《無效宣告請求審查決定書》,以證明一審法院將微信朋友圈中發布的圖片作為現有設計抗辯的依據系認定事實錯誤。該決定書認為,從微信朋友圈的屬性和好友人數的限制以及朋友圈的權限設定等方面考慮,在朋友圈發布的圖片不構成專利法意義上的公開,不能作為涉案專利的現有設計。

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關于在微信朋友圈發布的圖片是否構成專利法意義上的公開,能否作為認定構成現有設計抗辯的依據問題,不能簡單一概而論,應當持發展的眼光并結合具體案情作具體分析。微信朋友圈作為騰訊公司推出的“微信”該款免費社交軟件的一項重要功能,已經廣泛為社會公眾所使用,誠如專利復審委員會的第36544號無效宣告請求審查決定所稱,雖然其起初主要是作為微信好友之間分享和交流生活信息的私人社交平臺,并不是供用戶公開進行網絡營銷活動的平臺,但隨著其使用范圍和用途的不斷擴展,越來越多的人把微信朋友圈當作進行產品營銷活動的重要途徑,客觀上部分微信朋友圈已經兼具了營銷的功能,甚至出現了微商群體。特別是在不少行業,朋友圈事實上已經成了推銷產品的重要平臺,人們也已經習慣了通過朋友圈去了解市場產品信息并直接銷售或者購買產品。而從信息發布者的角度出發,也希望其在朋友圈發布的產品信息能讓更多的人知悉,其對要求添加為好友的請求通常也不會拒絕,朋友圈又存在無限擴散的可能。因此,僅僅以朋友圈的屬性和權限設定等為由,就認為其只是好友之間的生活信息交流平臺,而否定朋友圈在信息傳播方面的社會公開性和市場價值,顯然與實際情況不符。經查,本案中,在涉案朋友圈中發布門花產品圖片的微信昵稱為“金金鑄鋁門花羅玲182****1998”的發布者羅玲的真實身份是上訴人羅奎的妹妹,也是羅奎公司的職工,其在微信朋友圈中的個性簽名內容為“精品鑄鋁門花,追求藝術品味。歡迎選購,搶購電話182****1998”;另一涉案微信用戶“飛宇公司,陳139****8756”也是從事門業生產經營的同行。很顯然,上述微信用戶在朋友圈發布門花圖片的目的就是希望通過朋友圈推銷其產品,且明確相關產品已經在售,公眾可以購買使用。經二審當庭核查,上述微信用戶均未對朋友圈發布圖片的可見時間和范圍進行限制。由于上述微信用戶在涉案朋友圈發布圖片的時間均早于涉案專利的申請日,羅奎亦認可被訴侵權設計與涉案朋友圈中發布的圖片所載設計無實質性差異,故一審法院認定興宇廠和司貝寧公司的現有設計抗辯成立并無不當。

綜上,該院遂于2018年10月8日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

?附:生效裁判文書?(2018)浙民終551號

?

?

?

?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曾道人期期18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