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道人期期18码中|曾道人内部玄机加大版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知之匯>知之案例

淘寶(中國)軟件有限公司與安徽美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不正當競爭糾紛案
---2018年浙江法院十大知識產權案件備選
來源:省高院發布日期:2019-04-02瀏覽次數:字號:[ ]

【裁判要旨】

網絡用戶網上瀏覽、搜索、收藏、加購、交易等行為痕跡信息,屬于非個人信息。網絡運營者收集、使用非會員用戶行為痕跡信息應受網絡安全法第二十二條關于用戶非個人信息保護規定的控制;網絡運營者收集、使用留有個人身份信息的會員用戶行為痕跡信息的,除用戶已自行公開披露的信息之外,應比照網絡安全法第四十一條、第四十二條關于用戶個人信息保護的規定予以嚴格規制。

在無法律規定或合同特別約定的情況下,網絡用戶對于其提供于網絡運營者的單一用戶信息無獨立的財產性權益;網絡運營者對于網絡原始數據應受制于網絡用戶對其所提供的用戶信息的控制,不能享有獨立的財產權,網絡運營者只能依其與網絡用戶的約定享有對網絡原始數據的使用權;網絡運營者對于其開發的數據產品,享有獨立的財產性權益。

數據產品能為開發者帶來商業利益與市場競爭優勢,數據產品開發者對于數據產品所享有的財產權益為競爭性財產權益,數據產品開發者可以以此作為權利基礎獲得反不正當競爭法的保護。未經許可使用他人數據產品獲取商業利益、攫取市場競爭優勢的,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

?

【推薦理由】

本案是首例涉數據資源開發應用行為正當性與數據資源權屬判定的新類型案件,具有典型性和指導意義。本案厘清了網絡用戶信息權與網絡運營者經營權兩者間的關系,明確了網絡運營者對于用戶行為痕跡信息的安全保護責任,對于規范數據資源的開發應用,厘清數據產業行業規則,將起到指引作用。此外,對于數據資源的權利屬性以及權利人獲取法律保護的司法路徑,在我國現行立法中尚無明確定論。本案判決以財產權為定位,首次通過司法判例初步劃分了各相關主體對于數據資源的財產權邊界,同時賦予數據產品開發者以“競爭性財產權益”這種新類型權屬,確認其可以以此作為權利基礎獲得反不正當競爭法的保護,為立法的完善提供了可借鑒的司法例證。

?

【案例索引】

一審:杭州鐵路運輸法院(2017)浙8601民初4034號

二審: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18)浙01民終7312號

?

【案情介紹】

淘寶(中國)軟件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淘寶公司)系淘寶網共同運營商。淘寶公司開發并投入市場運營的“生意參謀”數據產品(以下簡稱涉案數據產品),面向淘寶、天貓店鋪商家提供大數據分析參考,幫助商家實時掌握相關類目商品的市場行情變化,改善經營水平。涉案數據產品的數據內容是淘寶公司在收集網絡用戶瀏覽、搜索、收藏、加購、交易等行為痕跡信息所產生的巨量原始數據基礎上,以特定的算法通過深度分析過濾、提煉整合后而形成的以趨勢圖、排行榜、占比圖等圖形呈現的指數型、統計型、預測型衍生數據。

安徽美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美景公司)系被訴侵權“咕咕互助平臺”的運營商,其以提供遠程登錄已訂購涉案數據產品用戶電腦技術服務的方式,招攬、組織、幫助他人獲取淘寶公司涉案數據產品中的數據內容,從中牟利。

淘寶公司認為,涉案數據產品是其合法取得的勞動成果,其對數據產品中的原始數據與衍生數據享有財產所有權。美景公司的被訴行為對涉案數據產品已構成實質性替代,惡意破壞了淘寶公司的商業模式,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遂訴至法院,請求判令美景公司:1.立即停止涉案不正當競爭行為;2.賠償其經濟損失及維權支出的合理費用500元。

美景公司認為,淘寶公司的涉案數據產品私自抓取、公開使用淘寶網絡用戶的相關信息,侵害了網絡用戶的個人隱私以及商戶的經營秘密,具有違法性;涉案數據產品的數據內容系網絡用戶提供的用戶信息,網絡用戶對于其提供的信息享有財產權,淘寶公司無權主張權利。

?

【裁判內容】

杭州鐵路運輸法院經審理認為:1.關于淘寶公司收集并使用網絡用戶信息的行為是否正當。首先,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網絡安全法》(以下簡稱《網絡安全法》)的規定,網絡運營者收集、使用網絡用戶信息,應根據用戶信息的不同性質,分別承擔相應的安全保護義務。對于非個人信息,該法第二十二條只規定網絡產品、服務具有收集用戶信息功能的,其提供者應當向用戶明示并取得同意;而對于個人信息,該法第四十一條、第四十二條則規定了網絡運營者應承擔更為嚴格的責任。本案中,涉案數據產品所涉網絡用戶信息主要表現為網絡用戶瀏覽、搜索、收藏、加購、交易等行為痕跡信息以及由行為痕跡信息推測所得出的行為人的性別、職業、所在區域、個人偏好等標簽信息。這些行為痕跡信息與標簽信息并不具備能夠單獨或者與其他信息結合識別自然人個人身份的可能性,故其不屬于《網絡安全法》中的網絡用戶個人信息,而屬于網絡用戶非個人信息其次,本案而言,網絡運營者不僅對于網絡用戶信息負有安全保護的法定義務,同時,因網絡運營者與網絡用戶之間存在服務合同關系,基于“公平、誠信”的契約精神原則要求,網絡運營者對于保護網絡用戶合理關切的個人隱私和商戶經營秘密負有高度關注的義務。網絡用戶行為痕跡信息不同于其他非個人信息,這些行為痕跡信息包含有涉及用戶個人偏好或商戶經營秘密等敏感信息。因部分網絡用戶在網絡上留有個人身份信息,其敏感信息容易與特定主體發生對應聯系,會暴露其個人隱私或經營秘密。因此,對于網絡運營者收集、使用網絡用戶行為痕跡信息,除未留有個人信息的網絡用戶所提供的以及網絡用戶已自行公開披露的信息之外,應比照網絡安全法第四十一條、第四十二條關于網絡用戶個人信息保護的相應規定予以規制。最后,本案中,淘寶公司已在網絡上公示了淘寶隱私權政策。該政策明確宣示了收集、使用用戶信息的目的、方式、范圍。與淘寶網所提供的服務相對照,淘寶隱私權政策符合“合法、正當、必要”的形式要求。經審查,涉案數據產品中可能涉及的用戶信息種類均在淘寶隱私權政策已宣示的信息收集、使用范圍之內,未發現淘寶公司有違反其所宣示的用戶信息收集、使用規則的行為。淘寶公司收集、使用網絡用戶信息,開發涉案數據產品的行為符合網絡用戶信息安全保護的要求,具有正當性。

2.關于淘寶公司對于“生意參謀”數據產品是否享有法定權益。首先,本案所涉網絡用戶信息系用戶的網上行為痕跡信息,反映的是用戶個人行為習慣與喜好傾向。這些訊息單獨加以利用,其使用價值十分有限,通常情況下并非當然具有直接的經濟價值。因此,在無法律規定或合同特別約定的情況下,網絡用戶對于其提供于網絡運營者的單一用戶信息尚無獨立的財產權或財產性權益可言。其次,涉案數據產品的數據內容來源于淘寶公司所收集的網絡數據,這些數據直接記錄了網絡用戶的行為痕跡信息。這些未經深度加工處于原始狀態的數據,只是網絡用戶信息外化為數字、符號、文字、圖像等方式的表現形式。網絡原始數據所具有的使用價值在于其所包含的網絡用戶信息內容,而不在于其外在表現形式,如果單獨加以利用,其使用價值同樣十分有限。同時,鑒于網絡原始數據只是對網絡用戶信息進行了數字化記錄的轉換,網絡運營者雖然在此轉換過程中付出了一定勞動,但網絡原始數據的內容仍未脫離原網絡用戶信息范圍,故網絡運營者對于網絡原始數據仍應受制于網絡用戶對其所提供的用戶信息的控制,而不能享有獨立的權利,網絡運營者只能依其與網絡用戶的約定享有對網絡原始數據的使用權。最后,網絡數據產品不同于網絡原始數據,其提供的數據內容雖然同樣源于網絡用戶信息,但經過網絡運營者大量的智力勞動成果投入,通過深度開發與系統整合,最終呈現給消費者的數據內容,網絡用戶信息、網絡原始數據無直接對應關系的獨立的衍生數據。網絡數據產品雖然表現為無形資源,但可以為運營者所實際控制和使用,并帶來經濟利益。隨著其市場價值的日益凸顯,網絡數據產品自身也已成為了市場交易的對象,已實質性具備了商品的交換價值。網絡運營者對于其開發的數據產品,應當享有自己獨立的財產性權益。另一方面,數據產品的開發與市場應用已成為當前互聯網行業的主要商業模式,能為開發者或經營者帶來可觀的商業利益與市場競爭優勢,其所帶來的競爭性財產權益,亦應當歸開發者或經營者所享有。但是否賦予網絡運營者享有網絡數據產品財產所有權,事關民事法律制度的確定。因財產所有權作為一項絕對權利,如果賦予網絡運營者享有網絡數據產品財產所有權,則意味不特定多數人將因此承擔相應的義務。限于我國法律目前對于數據產品的權利保護尚未作出具體規定,基于“物權法定”原則,個案審判中不宜確認網絡運營者對于數據產品享有財產所有權。

3.關于被訴行為是否構成不正當競爭。涉案數據產品系淘寶公司經過長期經營積累而形成的,涉案數據產品能為淘寶公司帶來市場競爭優勢,淘寶公司對涉案數據產品享有競爭性財產權益。美景公司未經授權亦未付出新的勞動創造,直接將涉案數據產品作為自己獲取商業利益的工具,明顯有悖公認的商業道德,如不加禁止將挫傷數據產品開發者的創造積極性,阻礙數據產業的發展,進而會影響到廣大消費者福祉的改善。美景公司的被訴行為實質性替代了涉案數據產品,惡意破壞了淘寶公司的商業模式與競爭優勢,已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根據美景公司自行公布的相關統計數據估算,美景公司在本案中的侵權獲利已超過200萬元。

綜上,該院遂于2018816日判決美景公司立即停止涉案不正當競爭行為并賠償淘寶公司經濟損失(含合理費用)200萬元

一審宣判后,美景公司不服,向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遂于2018年12月18日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

?附:生效裁判文(2018)浙01民終7312號

?

?

?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曾道人期期18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