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道人期期18码中|曾道人内部玄机加大版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知之匯>知之案例

拜耳消費者關愛控股有限責任公司、拜耳消費者護理股份有限公司與李慶、浙江淘寶網絡有限公司不正當競爭糾紛案
---2018年浙江法院十大知識產權案件備選
來源:省高院發布日期:2019-04-03瀏覽次數:字號:[ ]

【裁判要旨】

通過侵害他人在先權利而惡意取得、行使商標權的行為,違反誠實信用原則,擾亂市場競爭秩序,應認定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條規定的不正當競爭行為。

?

【推薦理由】

本案是全國首例適用誠實信用原則認定商標搶注人惡意搶注商標及惡意投訴行為構成不正當競爭的案件。在現有商標制度背景下,社會上出現了不少“職業商標搶注人”,其注冊商標本身并非基于生產經營商品或服務所需,而是通過搶注熱門詞匯(如破洞、小蜜蜂、呼啦圈)或者他人商品包裝上的裝潢圖案等為注冊商標,再利用電商平臺的“投訴-刪除”機制要挾商家“付費撤訴”甚至直接售賣商標以獲取利益。因具有注冊商標的“合法外衣”以及商家基于快速止損的目的往往會妥協從而使得這些人更容易得逞,但惡意搶注及惡意投訴之風卻愈演愈烈。本案通過仔細審查,認定被告注冊的涉案商標是對原告享有在先著作權作品主要部分的抄襲,在涉案商標核準注冊后,被告亦未實際使用,而是針對原告銷售使用涉案作品的商品發起大量投訴,以期獲利。法院結合被告“囤積商標”“海量投訴”的行為,認定其“商標惡意搶注”及“惡意投訴”等行為并非是基于誠實勞動而獲利,而是攫取他人在先取得的成果及積累的商譽,屬于典型的不勞而獲行為,該種通過侵害他人在先權利而惡意取得、行使商標權的行為,違反了誠實信用原則,擾亂了市場的正常競爭秩序,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最終判決被告賠償經濟損失70萬元,極大震懾了職業商標搶注人,提高其違法成本,維護了公平競爭的網絡營商環境。

?

【案件索引】

一審:杭州市余杭區人民法院(2017)浙0110民初18627號

二審: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18)浙01民終4546號

?

【案情介紹】

拜耳消費者護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拜耳護理公司)系第206951號“COPPERTONE”注冊商標、第13517864號“”注冊商標的商標權人。2010年至2011年期間內,案外人接受拜耳消費者關愛控股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拜耳關愛公司)前身的聘用為其兩款防曬產品分別設計品牌標識和包裝圖案。之后,拜耳關愛公司將上述兩個包裝圖案分別使用在兩款防曬產品上,分別為Coppertone? 確美?兒童型VE防曬噴霧(Coppertone ULTRA GUARD,以下簡稱確美同超防護)及確美同?透薄清新防曬噴霧SPF30+ PA+++(Coppertone kids,以下簡稱確美同兒童),該兩款產品包裝正面上方均有?標識,其中“確美同超防護” 產品的外包裝正面下方有TM圖案,“確美同兒童”產品的外包裝正面下方有TM圖案。早在2014年5月,上述帶有涉案標識的涉案兩款產品即已在京東、淘寶等平臺出售。2017年9月26日,拜耳關愛公司以著作權人身份將分別向國家版權局申請著作權登記。

2015年5月6日及7日,李慶在第三類的防曬劑等產品上分別申請注冊商標“”、“”,該兩商標均于2016年7月7日獲得注冊公告并于同年8月16日完成商標注冊。自2016年8月起,李慶以侵害其上述商標權為由針對淘寶平臺上銷售的涉案兩款產品(即確美同超防護和確美同兒童防曬霜)發起投訴。多家淘寶店鋪收到淘寶平臺關于李慶的知識產權投訴通知,通知其發布的產品信息涉嫌侵害李慶的商標權,后部分產品被下架。

浙江淘寶網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淘寶公司)確認2016年-2017年期間,李慶在其知識產權保護平臺針對涉案產品共投訴249次,共投訴121個商家,投訴后主動撤訴19次。并確認李慶在該平臺共進行2605次投訴,共涉及8個商標,共投訴1810個商家。

經查,李慶先后共申請注冊113項商標,涉及多個商品類別,其QQ個性簽名為“代理商標網上投訴業務”, QQ自動回復中注明“付費撤訴,五萬起”。此外,2017年4月,拜耳關愛公司、拜耳護理公司的代理人曾與李慶及其妻子面談售賣涉案兩個商標事宜,后李慶通過電子郵件表示有意低價出售兩個商標。

拜耳關愛公司、拜耳護理公司以李慶將其享有合法在先權利、在先且持續性使用并具備一定影響力的標識搶注為商標,違反誠實信用原則,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為由訴至法院,請求判令:李慶立即停止惡意侵權投訴、侵權警告等不正當競爭行為并采取措施消除影響、賠禮道歉,賠償拜耳關愛公司、拜耳護理公司經濟損失及合理費用共計人民幣250萬元并承擔本案訴訟費用;淘寶公司將李慶加入惡意投訴人黑名單并在官方網站上消除影響。

庭審中,李慶確認并未實際使用其注冊的涉案商標。

?

【裁判內容】

杭州市余杭區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1.關于李慶注冊的商標是否侵害他人在先權利。拜耳關愛公司就其涉案產品上使用的涉案圖案享有著作權,分別比較涉案圖案與李慶涉案商標可見,“”商標與“”圖案中的沖浪男孩形象完全一致;“”商標與“”圖案中的太陽部分的表達方式一致。而拜耳關愛公司、拜耳護理公司使用涉案圖案的涉案產品早在李慶申請涉案商標之前就已經在中國各大電商平臺進行銷售,即李慶存在接觸涉案產品和作品的可能,其亦未就涉案商標標識的來源進行舉證或合理說明,可以認定李慶注冊的涉案商標系對拜耳關愛公司作品主要部分的抄襲,侵害了拜耳關愛公司的著作權。2.關于李慶的注冊、投訴行為是否存在惡意。從注冊商標、投訴時間看,李慶在2015年5月開始申請涉案兩枚商標,在注冊完成后即開始針對涉案產品發起大量投訴,可見其對于涉案產品在先使用涉案圖案的情形應屬明知。從投訴動機看,李慶在其QQ簽名中明確注明“代理商標網上投訴業務”,在QQ的自動回復中注明“付費撤訴,五萬起”,可見其投訴的目的就是為了獲得相應利益而非真正維護其商標權。從注冊商標動機看,李慶取得涉案商標權后即發起投訴,且曾與拜耳關愛公司、拜耳護理公司的代理人就出售涉案商標進行過兩次溝,可見其注冊涉案商標的動機并非利用涉案商標開展正常的經營活動,而欲通過投訴、售賣等方式進行獲利。從注冊的其他商標看,李慶短短幾年申請了上百件商標,涉及多個不同商品類別,多個商標與其他品牌商品包裝上使用的圖案相同或近似,并在淘寶知識產權保護平臺進行大量投訴,可見李慶的大量注冊行為并非為正常經營活動或維護自身的知識產權所需,而是一種明顯的囤積商標牟利的行為。綜上,李慶明知他人對涉案圖案享有在先權利并在先使用于涉案產品上,仍然將其主要識別部分申請注冊為商標,并以該惡意搶注的商標針對涉案產品發起投訴以謀取利益,并欲通過直接售賣商標以獲得暴利。李慶的獲利方式并非基于誠實勞動,而是攫取他人在先取得的成果及積累的商譽,屬于典型的不勞而獲行為,該種通過侵害他人在先權利而惡意取得、行使商標權的行為,違反了誠實信用原則,擾亂了市場的正當競爭秩序,應認定為《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條規定的不正當競爭行為。

該院遂于2018年5月4日判決:李慶停止惡意投訴的不正當競爭行為并賠償拜耳關愛公司、拜耳護理公司經濟損失(含合理費用)人民幣70萬元。

宣判后,李慶提出上訴。但因未在規定時間內預交上訴費,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8年7月2日裁定:按李慶撤回上訴處理。

?

?附:生效裁判文書?(2017)浙0110民初18627號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曾道人期期18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