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道人期期18码中|曾道人内部玄机加大版
?
?
?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法院動態

公安不認定職務侵占罪用人單位能否提起民事訴訟
——浙江舟山中院裁定某公司訴胡某不當得利糾紛案
來源:人民法院報 發布日期:2019-04-04 瀏覽次數: 保護色: 字號:[ ]

?  裁判要旨

????用人單位舉報其財務人員職務侵占,公安機關立案偵查后認定財務人員不構成犯罪。之后,用人單位又以同一事實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的,人民法院應予受理。

????案情

????2016年11月,某公司向公安機關舉報其會計張某與出納胡某利用職務便利,以偽造簽名、偽造工資單等形式,侵占公司財產50余萬元。公安機關偵查后認為無法證明張某與胡某有犯罪行為,不應當追究刑事責任,故作出撤銷案件決定。后,某公司就同一事實向法院起訴,要求出納胡某返還不當得利50萬元。

????裁判

????浙江省舟山市定海區人民法院認為,如果胡某確實存在某公司起訴狀陳述的行為,則胡某涉嫌職務侵占罪,依法應受刑法處罰。職務侵占罪屬于刑事公訴案件,必須通過刑事偵查途徑查明是否存在犯罪事實。故本案不屬于民事訴訟的受案范圍,并裁定:駁回某公司的起訴。

????宣判后,某公司不服一審裁定,提起上訴。

????浙江省舟山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當事人的起訴因被訴行為本身涉嫌犯罪而被裁定駁回起訴,其原因在于當事人起訴時不符合民事訴訟法規定的起訴條件,而在有關機關作出不予立案決定書、撤銷案件決定書或者檢察機關作出不起訴決定書,或者經人民法院審判后判決認定不構成犯罪的,則起訴條件之障礙已經法定程序予以消除,當事人又以同一事實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的,人民法院應予受理。據此裁定:撤銷本案一審裁定,指令舟山定海法院審理。

????評析

????在公安機關已就胡某是否構成職務侵占進行刑事偵查并撤銷案件的情況下,法院是否應當受理不當得利案件并進行實體審理,存在爭議:

????觀點一認為,《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在審理經濟糾紛案件中涉及經濟犯罪嫌疑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一條規定,人民法院作為經濟糾紛受理的案件,經審理認為不屬經濟糾紛案件而有經濟犯罪嫌疑的,應當裁定駁回起訴,將有關材料移送公安機關或檢察機關。本案中,某公司在訴訟前已舉報胡某涉嫌職務侵占。公安機關對胡某進行刑事偵查后,最終認為無法證明胡某有犯罪行為,不應追究其刑事責任,并作出撤銷案件決定,故本案無須再移送公安機關偵查,而應當直接駁回某公司的起訴。

????觀點二認為,雖然某公司系以不當得利為由提起訴訟,但是胡某占有或支出涉案費用,并非無法律上的原因,而是基于其系公司出納的身份。從民事角度,本案的基礎法律關系并非不當得利法律關系,而是勞動關系,某公司的訴請實際是要求員工對其履職行為給公司造成的損失進行賠償。故本案所涉糾紛應當先經勞動仲裁部門仲裁,某公司直接向法院起訴,不符合民事訴訟受案范圍。可向某公司釋明,引導其撤回起訴,改向勞動仲裁部門申請仲裁。如果某公司不同意撤回起訴,則應裁定駁回其起訴。

????筆者認為,刑事責任的不構成,并不當然意味著當事人無須承擔民事責任。本案中胡某是否構成職務侵占罪已經偵查機關偵查,在偵查機關認定其不承擔刑事責任的情況下,其是否需要承擔相關民事責任,需通過民事案件的審理方能確定。某公司以不當得利為由訴至法院,法院應予受理并進行實體審查后作出判決。理由如下:

????1.《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在審理經濟糾紛案件中涉及經濟犯罪嫌疑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一條規定,是針對未經公安或檢察機關立案偵查情況下刑民交叉問題的處理,即司法解釋關于“先刑后民”的規定。當事人的起訴因被訴行為本身涉嫌犯罪而被裁定駁回起訴,其原因在于當事人起訴時不符合“先刑后民”的規定,而在案件已經刑事偵查、審查起訴或審判后確定被舉報人不構成刑事犯罪的情況下,則起訴條件之障礙已經法定程序予以消除,當事人又根據同一事實提起民事訴訟的,人民法院應予受理。

????2.在不當得利與侵權競合的情況下,當事人選擇以不當得利進行訴訟,而非要求按照勞動者履行職務給公司造成損失進行賠償,可能是當事人訴訟策略的選擇。實踐中,勞動仲裁部門與法院在審理勞動爭議案件時,對于公司內部財務管理問題引發的糾紛也是不予受理的。胡某作為某公司出納,其占有公司現金后根據財務流程進行支出,確屬勞動者履行職務的行為。如果法院向某公司釋明,引導其撤回起訴,轉向勞動仲裁部門申請仲裁,而其仲裁申請又將不被勞動仲裁部門受理,故這種處理方式只會增加當事人訟累,也增加其對法院的不滿。

????3.當事人以不當得利為由提起訴訟,至于是否構成不當得利應由法院進行實體審查后作出判決。如果機械地以本案涉嫌職務侵占、基礎法律關系為勞動關系等為由裁定不予立案或駁回起訴,將導致在勞動者不構成刑事犯罪情況下,公司失去進行民事訴訟的機會。本案中,某公司確實存在財務管理不規范的問題,出納胡某是否構成不當得利,法官可根據不當得利的構成要件進行逐一審查。基于本案系發生在勞動者與用人單位之間的糾紛,雙方舉證能力存在強弱之別,故法院在審查時應對此予以考慮,合理分配舉證責任,以保證實體判決的公平公正。

????本案案號:(2018)浙0902民初4046號,(2018)浙09民終678號

????案例編寫人:浙江省舟山市中級人民法院??陳立東??王麗民


[返回頂部]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
?
曾道人期期18码中